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武功县首届农民体育运动会

主题: 红尘情愫(小说)――季语秦

  • 季语秦
楼主回复
  • 阅读:2083
  • 回复:2
  • 发表于:2019/11/28 7:11:41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武功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第三章 阿芳

销售部共三个人,除过赵部长和他外,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阿芳。阿芳,公司里其他人背地里都叫她霹雳,脾气耿直、火爆,身材高挑、丰满,紧致的古铜色皮肤,给人一种运动员般的健康感。她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动辄发火时,怒目圆睁,不是栅栏般的睫毛挡着,感觉眼珠要掉下来似的。粗壮的马尾被高高的束于头顶,平时总喜欢穿一身黑色的民族服饰,经常挽起的袖口可以清楚得看见阿芳整个右臂纹有巨型的盘龙。说实话,阿芳不是非常漂亮,但阿芳骨子里透着一种野性的美,一种不羁的霸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销售工作,逐渐步入正轨,平日里都是阿芳带着他做业务的,阿芳在销售部干了四年,业务精通,新老客户也都熟悉,一般事务性的工作,都是阿芳来处理解决。赵部长平常则很少来办公室,除非开会或老板找时才来,或者,阿芳解决不了的问题,他才出面协调。
这是一个周三,他开着销售部的捷达车,载着阿芳来到了北郊一处房产开发的工地,他走在前面,敲开了工程材料部的门,材料部何部长微微欠了欠身,表示欢迎,他介绍了自己公司,介绍了产品,暗示了何部长的材料回扣。何部长说:“现在房地产也不好做,我们这里都是拆迁安置房,没有多少利润,资金也紧张,关键有家商混公司和我们做了好多年,大家都合作的很好,冷不丁毫无理由的不用人家的货,也不好说啊!你说是不是?”
这明显的就是拒绝,他感觉面前这个何部长说的也有道理,自己无言以对。好在阿芳赶紧递给何部长一支芙蓉王,熟练的点上,自己也燃了一根,悠悠的吐了一个烟圈,说:“没事没事,以后再合作也行,大家都在这个行业找饭吃,总有见面合作的机会嘛!留个联系方式吧何部长。”
何部长随手取了一张名片,递给了阿芳,眼睛不经意的从阿芳鼓鼓隆起的半球形胸部一闪而过。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被阿芳拉着衣角,轻轻的退出了材料部。随手带上了门。
在捷达车里,阿芳说:“材料部,那么多人,怎么谈业务,认识下,留个联系方式就是很成功了,走吧,我们去下一家收款,等会我再打电话给这个何部长。”

说着,阿芳打开了车里的音乐,是徐誉滕的《等一分钟》,
如果时间
忘记了转
忘了带走什么
你会不会
至今停在说爱我的那天
然后在世界的一个角
有了一个我们的家
你说我的胸膛
会让你感到暖
如果生命
没有遗憾
没有波澜
你会不会
永远没有
说再见的一天
可能年少的心太柔软
经不起风经不起浪
若今天的我能回到昨天
我会向自己妥协
我在等一分钟
或许下一分钟
看到你闪躲的眼
我不会让伤心的泪
挂满你的脸
我在等一分钟
或许下一分钟
能够感觉你也心痛
那一年
我不会让离别成永远
如果生命
没有遗憾
没有波澜
你会不会
永远没有说再见的一天
可能年少的心太柔软
经不起风经不起浪
若今天的我能回到昨天
我会向自己妥协……
那凄美的爱情,伤感的曲调,使他暗自神伤,一种无形的颓废感油然而生,阿芳撸了撸衣袖,吐着烟圈靠在靠背上,闭着眼,沉浸在音乐的悲情中,说:“我俩一般大小,你儿女双全,我还是孤家寡人,呵呵”。
“你没谈过对象吗?”
“谈过啊!那都是多年前的事了,性格不合,分了啊”
“像你这么漂亮,自带仙气,走到哪里,还不是迷倒一片啊!”
“马屁精,我知道我不漂亮,只是气质特别而已,不像那些柔柔弱弱的女子”
他瞟了一眼阿芳露出衣袖的纹身,那是一只张牙舞爪,黑红相间的飞龙。愈发衬托出一种野性的霸气,使得他对阿芳充满了好奇,感觉阿芳是个有故事的人。她和自己的妻子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收账倒也顺利,可能是阿芳事先沟通好了的缘故。在返回的路上,阿芳关掉了伤感的音乐,他给何部长拨通了电话,邀请他晚上吃饭唱歌,没想到那个一面之缘的何部长竟欣然应允。
酒席上,何部长又带了俩个部下,他要开车没有喝酒,是阿芳一人陪着对方三个在喝酒,阿芳的酒量着实让人吃惊,作为乙方,阿芳给何部长他们一一敬完酒,然后她脱掉外套,摇骰子划拳,样样精通,除过双方的恭维客套,更多就是合作啊双赢啊什么的,当然,阿芳时不时还有些含蓄的荤段子烘托一下氛围,逗的何部长他们哄堂大笑,在热烈欢快的气氛下,阿芳总能不失时宜的给大家点上香烟,阿芳那老道熟练的吸烟姿势,在这种情况下显得是那么的自然,甚至可以说优雅。虽然他从不抽烟,也讨厌抽烟,不知怎么的,他喜欢闻到从阿芳嘴里喷出的那淡淡的烟香味,有种侵入心脾的感觉。相比之下,满腹经纶,拥有大学学历的他,沉默寡言,竟在酒席上插不上话,有一种穷酸、迂腐、自卑,不合群的感觉让他略显尴尬。
酒过三巡,何部长他们都面红脖子粗,竟还说要去唱歌,阿芳主动结了餐款。
来到昏暗的酒吧包房,扑朔迷离的霓虹灯闪烁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吼的地板都在摇。果盘啤酒,小吃饮料摆满了茶几。何部长挨着阿芳坐下,借着微醺的酒气和阿芳对唱了敖包相会等几首情歌,接下来阿芳用粤语为大家演唱了滚滚红尘和明月千里寄相思等。搏的大家满堂的鼓掌和喝彩。阿芳那精致俊俏的小麦色脸庞微微泛起一丝潮红。临别之际,阿芳从口袋掏出一盒中华烟,借握手之际塞到何部长手里,说“剩下这半盒烟,你拿去抽吧!”何部长虚情假意的推脱了几下也就收下了,然后吩咐一个部下跑着去结了唱歌的包房费用。
回到单位的宿舍,已是凌晨,闷热潮湿的天气和一路的颠簸,阿芳彻底醉了,她一直想吐。
他把阿芳送到了宿舍,倒好解酒的热水,催着阿芳多喝热水。
叮铃铃。他手机响了,是妻子打来的,半夜三更,发生什么事了吗?他心里倏的一下紧张了起来。

电话里,妻子哭诉着:
“儿子发烧了,吃了几天药,不见好转,我刚把孩子背到医院来了。”
“那女儿呢?”
“她一个人不敢呆在家里,也跟着来医院了,现在趴在病床边睡着了”
“你别哭,给孩子先看病,还有钱吗?”
“我借了1000元!”
他潸然泪下,担心儿子,心疼女儿,自己鞭长莫及,囊中羞涩,家里所有的困难统统由善良文弱的妻,独自承担。这也太难为妻了,他作为男人,这揪心的疼,使他如刀绞般痛苦。

“哇……”
阿芳又吐了,他回过神来,赶紧端来垃圾筐,放到阿芳嘴边。
阿芳看到他脸上的泪,问怎么了?他告诉阿芳自己家里的情况,阿芳强撑着坐起来,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叠钱,说“拿着,快给孩子看病。”
“你哪来这么多钱?”
“我这有一万货款,刚给何部长那中华烟盒里塞了5000,剩下5000你先给孩子看病,明天我给赵部长说一下,你不管了。”
他接过了钱,扶着阿芳重新躺下。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涌遍了全身,谢过了这位侠肝义胆的同龄异性朋友后,惴惴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 季语秦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9/11/28 20:43:00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心归故里,笔耕残年,无为无索,淡泊自然
  • 阳光的味道
  • 发表于:2019/11/29 7:12:16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