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武功县首届农民体育运动会

主题: 【绿野书院】乡情 | 武功河滩古会走笔(文/ 丁群练)

  • 有邰书院
楼主回复
  • 阅读:4890
  • 回复:2
  • 发表于:2019/11/29 17:01:22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武功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武功河滩古会走笔

  一年一度的武功镇冬季物资交流大会(俗称“河滩会”)又到了,小时候逛会的情景,半个世纪亲历河滩会的往事记忆,竟像过电影似地,不由得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
        我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记事时,逛河滩会的热闹情景,就在我的孩童时代留下了深刻记忆。农村当时还是生产队。记得每天天麻麻亮,大队上村口大槐树上挂着的那口铃就当当当当地响起来——生产队打铃上工了。朦胧中,感觉妈妈在摸火柴点灯,煤油灯点着,屋里就亮堂了起来,爸爸开始穿衣,穿好后,就扛起铁锨撅头拉开单扇木大门,去大队饲养室集中,等队长派活儿上工了。
        爸爸出门后,妈妈也不再睡懒觉,赶紧起床打扫卫生、收拾家务活、催哥哥姐姐们去上学。紧干慢干,天就大亮了,到八九点的时候,地里干活的人就陆续回来了,妈妈已做好饭,哥哥也放学回家,一家人开始吃早饭。

  小时候的冬季,天气非常寒冷,冬天经常会下大雪,记得下雪时,下到地里的积雪有时甚至有一尺多厚。一下雪,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地里活儿也就少了。
        河滩会就是在每年农历十一月初七开始的,会期一般是十天。河滩过会的时候,正好是庄稼汉们一年里最清闲的时候,平日里,地里农活少多了,主要农活也就是给地里拉粪土肥什么的。那时的庄稼没有化学肥料可施,基本靠牲口排泄粪便的土肥施肥,条件好的村子都养有牲口,骡子、马、牛几十头(匹),地里繁重农活都是靠饲养的牲口解决。
        河滩会期间,队里社员们早上干完农活,中午就不出工了,队上集体放假,只留几个人干喂牲口等紧要的活路,大部分社员放工去逛会。

  听说大人要逛会,我兴高采烈,缠着爸爸,让带上我,那时我还小,没有上学,和爸爸妈妈一起就逛会去了。我走不动,爸爸就把我驾在肩头,骑在爸爸的肩头,站得高,看得远,远远望去,通往武功镇的小路上到处都是一溜一溜逛会的人,凛冽的西北风像刀子一样刮在人们的身上,冻得人脸蛋通红通红,吸呲吸呲的,口里“吞云吐雾”,鼻子通红,鼻涕直淌,为抵御寒冷,人们穿着臃肿的棉衣裤,腰间扎根草绳,扎着裤脚,头顶缠着白毛巾,手抄进袖筒里,背着褡裢,装着干粮。田间里麦苗的叶子上挂着一层厚厚的浓霜,西北风呼呼在吹,刮在人的身上好像刀子在割、锥子在戳,可寒冷的天气丝毫也阻挡不住人们逛会的热情。
        有的人挤坐生产队的马车去,大部分人顺着漠峪河沟岸的小道在步行,往西南方经过庞堡子、二水寺抄近路就可以到。
        过河滩会时,离过年也仅有一个多月时间,那时,还没有现在的市场经济,农村没有代销店之类的,农村人购物极为不便,逛河滩会就因而成了每个家庭为春节采购年货的盛会,过年招待客人的瓜子糖茶,给孩子添置过年的新衣裤,甚至是结一张彩色纸,想给过年窗户剪些窗花等,都是在河滩会上采购的。

  河滩会会址就在教稼台东边漆水河西岸河滩上平展展的广阔麦田里,那时,河滩会西北五省盛名,过会前,常有来自内蒙、宁夏、甘肃、山西,甚至新疆等地的客商,赶着成群结队的马匹来到武功古城参会,过会前,就有人提前在镇上农户家预定好了房子。
        以前,农村还没有机械化设备,地里的体力农活基本是靠牛马骡子等牲口来干,每个村子基本都建有饲养室,里边建有火炕,专门安排几名饲养员每天24个小时轮流饲养看护着。由于有市场,所以,河滩会上的牲口交易非常繁荣,马牛驴骡猪羊鸡狗啥几乎啥动物家禽都有,各生产大队会每年等待着在河滩会期间,给队上来购买上几头青壮的马或牛,以替换那些年老弱病残干不动活的老牲口。
        每家每户的农户家,往往也会在河滩会期间,给家里谋划着买一些猪儿羊儿鸡儿那样的小动物,平时拔草来饲养着,当作家里的小银行,好等来年过年前变卖了,以补贴家用。河滩会,是以前的人们谋划生活、布局全家规划的盛会。

  河滩会期间,会上人山人海,摩肩接踵,会上的那些五颜六色的商品百货、农技物资、农副产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那些平时难得见到的农技交流、特色美食都“亮宝”似地纷纷出场亮相,比比皆是,平时难以看到的那些古董玛瑙、稀奇百怪的宝贝玩意都纷纷亮出来了,平时难得买到的在河滩会上都可以实现。
         那时人们日子穷,逛会时许多人都还自带着馒头,逛累了逛乏了,太阳端了到了饭口,就简单要上一碗便宜点的豆腐脑,圪蹴在地上,就着自带的馒头,算把肚子填饱了。虽然会上也有羊肉泡馍、饸络面,可由于缺少钱心疼也吃不起!
        河滩会上,你看那绿油油长势喜人的麦田,仅过了几天的会,就被人们脚踏车碾踩踏得光秃秃目不忍睹,那场景就好像夏忙前用于碾打麦子的光场,全部麦苗消失了,地里光突突的不见了麦苗的踪影。

         可是,河滩会过完后,人们用漆水河水对这些麦田进行漫灌后,经过一冬的冰消雪融,咦,真奇怪,等到来年春暖花开时,这些被踩踏过的麦子就好像施了魔法似地,又成了绿油油一片,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又会是一个丰收年。这种河滩会当地才有的奇怪状况,大概是后稷先祖对他的有邰子民的特殊恩泽庇护吧!
  上小学后,已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那时的社会地位是工农兵学商,工人农民的社会地位最高。学习,商业在人们眼里不太看重,学生上学不要学费,学校勤工俭学,经常半天学习半天劳动,城市里的那些学生也被下放到农村来参加劳动,上山下乡,支援农村建设。
        到了河滩会期间,学校里就放半天假,专门让学生跟家长去逛会,现在的家长们,孩子在学校上完课还不够,还要加餐补课,我们以前的这种学校放假鼓励学生去逛会的情况可能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但那时的孩子,功课倒好像也没有受到多大影响,许多走上社会后照样也成为有用之才。

  那时,农村的经济条件已经好了点,我村大多数人逛会,都选择走大路,骑自行车驮着家人去,骑车往南四五里,下了东坡,过了漆水河桥,一会儿就到了河滩会场。
        我们这些孩子们大了,逛河滩会也不愿像以前小时候跟着家长受拘束,家长也放心,就给几毛钱,于是,村里几个孩子相约,自个结伴而行前去逛会,一钻入会场,那些游玩设施是我们热衷的场所,那些耍猴的,变戏法的,套圈的、耍杂技、耍魔术的、捏糖人的是孩子们最爱,让孩子们大开了眼界。
  每逢河滩会,必有秦腔大戏,请来的都是名角儿,以前没有电视手机,文化活动少,河滩会上的秦腔大戏是人们难得过戏瘾调剂精神生活的最佳时机,家长们逛完会,采购到给过年准备吃穿家用物,就来到戏台前,来看看大城市里的名角,给耳朵眼睛过过秦腔戏瘾,知道戏情了,还津津有味地给同伴讲述该戏的来龙去脉。有时,在会上看到亲戚朋友,就赶紧拉着手叙叙旧,打问秋季收成如何,打问冬季麦苗长势如何。河滩会,也成了连接亲朋感情纽带的桥梁。

  那时,日子比以前好了点,大多数家庭平时手里也有了余钱,逛乏了,逛美了,到了饭口,大人们会吃平时难得吃上的武功镇名吃饸络面,一碗不够再来一碗,再也不啃那些家里的馒头之类。
        面皮似乎总是孩子们的最爱,父母给的几毛钱也足够填饱肚子解了馋,大人们和孩子乐呵满足了,可总是要磨磨蹭蹭等到天快黑了,气温有点凉,才带着在会上买给家人的一些油糕、麻花、扎糕、甑糕、甘蔗等什么的,依依不舍的踏着落日回家去。
  上高中,学校就在绿野中学,那时已恢复了高考,要说学习还是蛮紧张的。可就是这样紧张的学习情况下,河滩会到了的时候,我还趁中午吃饭间隙,赶紧在河滩会上撒个欢溜个弯,过把逛会的瘾。

        夜晚,河滩会上大戏上演时,当戏台那边的边鼓,锣鼓咣当咣当敲响,随风飘荡过来时,我的心也随风儿飞过了校园,飞过了马路,飞到了戏台根子前。有几个夜晚,经不住秦腔剧目精彩的诱惑,我和爱好秦腔的车西社同学违反规定还偷偷溜出校园看了几场戏,真是紧张的学习压力也抵挡不住河滩会魅力的强烈诱惑啊,想起来真是有趣,呵呵。
  上班后,我被分配在长宁税务所工作。每到河滩会前,局里就从各所抽人,临时补充武功税务所征税人员,充实河滩会时集贸市场税款的征收力量。
        我在税务所工作两年,就跟过两年河滩会,带队领导是县税务局副局长杨瑞林,抽到的人员有二十多人,河滩会期间,分成商业组、大饮食组、小饮食组、牲口交易组、木材木料组、街道固定户组、外围零散组等几个组。

  每天起床后,在武功镇税务所灶上吃饭,各组领了税票进入河滩会场开始进行征税。我参会那两年,都是在牲口交易组,吃过早饭来到会场,几个人在嘈杂的会场巡视着,随时观察着交易动态,那时,牲口交易频繁,有买的有卖的,征税是按匹计算,卖一个牲口征税10元。
        开始没有征收经验,交易活动不易掌握,因牲口多,交易情况盯不住,常有遗漏现象。后来,有了经验了,知道了交易一般不是由买卖双方商谈的,而都是通过经纪中间人在穿插进行的,你看那:经纪人来回奔波在买主和卖主之间,或撩起衣襟,或脱下毡帽,遮挡着旁人的视线,在衣襟下或毡帽下,捏着手指,口里不时嘟囔着“是这,是这”,用他们那种特有的“”指尖上交流”语言在磋商攀谈着牲口的合理价位。(我猜想,现在演艺界的经纪人估计也就是从这种场所演变而来的,呵呵)。掌握了这个信息一点后,我们通过联系经纪中间人,哪笔生意成交,我们基本都可以掌握,也就征回了税款。        
        早上和中午,一般客户都是看的多,成交的少;吃午饭的时候,我们轮换着逮空返回税务所简单吃点饭,又及时返回交易市场坚守阵地。等当天会散后,会圆满拿着当天征回的税款,交回所里的会计。

        过会那几天,虽然每天马不停蹄地在河滩会上转,整个河滩上的大喇叭吆喝叫卖声在耳边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人来人往,摩肩接踵,古会繁华依旧。可我们由于工作需要,并没有心思离开各自工作岗位去逛会,一门心思都是在坚守岗位,想着如何去给国家征回税款上。
  武功古镇,作为农业文明的发源地而斐名海内外。以前,河滩会繁华交易,特别是牲口交易和木材交易,使得武功这块土地成为繁荣的商品交易中心。土生的秦川牛和内蒙、宁夏、山西等地运来的骡马等以此为根据地向浙江安徽等南方省份流通。秦岭终南运送过来的优质松木杉树等原始木材渡过渭河来此,一部分经当地消化做成棺木、案板、家具等运往全国各地;另一部分以原材料的形式向周边省份扩散。河滩会成为享誉西北五省乃至全国的盛会。
        也许是孤陋寡闻,也许是井底之蛙,也许是狂妄自大,在我的印象中,河滩会大概算是陕西乃至全国少有的一个承载着浓郁乡韵乡情的千年古会!

  河滩会是怎么兴起的?
        据说,河滩会的兴起和远古时代的一个人有关,这个人就是后稷。后稷(周始祖),姬姓,名弃。后稷为童时,好种树麻﹑菽。成人后,有相地之宜,善种谷物稼穑,教民耕种,拯救民众免受饥荒灭种。尧舜之相,司农之神,被认为是上古时代功德最大的三公之一,教民稼穑,树艺五谷,被尊奉为农耕始祖,五谷之神。
        每逢农历11月初7,远古先民们为感激后稷的功德,带着收获之物纷纷来到教嫁台前,进行以物易物的交换,载歌载舞答谢后稷,可以说,中国最早的市场即发端于武功古城。
        要说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博览会非世博会莫属,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交易会非广交会莫属,陕西最有影响力的展销会非农高会莫属,但如果说起历史渊源,它们全都要望尘莫及——武功镇“河滩会”,起源于先周时期,为纪念周人始祖后稷而举办,距今已有四千多年历史,而且从未中断,堪称人类贸易史上的活化石。

  曾有段时间,仰慕于河滩会上人山人海的繁华,许多不法商人也纷至沓来,一些见不得光的歌舞演艺也纷纷在河滩会上登场,像什么艳舞、光屁股舞等,那时,大棚歌舞门前台子上演员们着清凉三点装、着诱人肉色丝袜浓妆艳抹登场,夸张的扭着屁股扭着腰,群魔乱舞,“五块,五块,一人五块”伴随着乱舞,大喇叭歇斯底里大声吆喝,诱惑憨厚淳朴的乡亲观看,这种丑陋演艺表演给河滩盛会抹了黑,让老百姓深恶痛绝嗤之以鼻,最终昙花一现而销声匿迹。
  武功镇河滩会经过数千年的演进,遂成为名扬西北五省区集丰收庆典、农技交流、商品贸易、文化娱乐、会亲访友于一体的盛会,河滩会,起源于后稷教民稼穑的远古时代,已经持续有四千多年,千年古会至今长盛不衰。
        河滩会,是关中西部历史悠久的以纪念农业始祖后稷而形成的传统古会,是体现关中农村乡韵乡情风情的视觉窗口。几千年来,享誉西北五省乃至全国的“河滩会”,以互市交易形式,极大促进了我国大西北、大西南地区农副产品的大流通和农业科技技术的大推广。

        “河滩会”承载的是历史,烘托出后稷“教民稼穑、树艺五谷”的丰功伟绩,有力的印证了“民以食为天”的古老理念。随着时代的发展,它逐渐成为世界和中国农业历史上起源最早、历史最久、层次最高、规模最大、商品最齐、客商最多、成交最好的“世界(中国)农贸第一会”。 2010年3月4日,咸阳市人民政府公布武功镇东河滩会为咸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为宣传后稷农耕文化,武功县把武功镇冬季物资交流大会(俗称“河滩会”)更名为“中国武功后稷文化节”。武功镇原本是武功县的老县城,这里过去长期曾是武功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地域内历史文化遗产极为丰富,武功古城文旅资源丰富,具有全国性、全省性的文化就有姜媛母仪文化、后稷农耕文化、苏武爱国文化、苏蕙诗锦文化、李世民感恩文化、张载关学文化、康海戏志文化等,号称“方圆五公里,上下五千年”。意思就是说武功古城方圆五公里范围之内,遍布着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的文物古迹。河滩古会伴随着每个年代的祖先父辈们的成长历程。
        如今,现代化农业普及,机器代替了牲口务做,牲口在农村已经没有了市场,因而,河滩会上的那些牲口交易基本消失,以前河滩会上可以见到的稀奇古怪的那些古老民间手艺也在逐渐消失,仅剩八十高龄的王德全老汉的茶摊依然在作最后的坚守;农村由于土葬存在,棺木板销售在河滩会上依然走俏,兴盛依旧!经济在发展,商品流通已经高度发达,物流快递、电子商务蓬勃兴起,商品供应进入各村,河滩会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是乡亲们购置年货的唯一选择。

        社会在飞速发展变化,但乡亲们对河滩会这一老祖先流传下来的古会情结始终没有变,现在的河滩古会,特色美食体验、商品百货交流、农用物资交流、农副产品交易、文化信息交流等依然是河滩会的主流,但新兴起的非遗文化展示、旅游景点畅游给河滩古会注入生机,成为河滩古会的新宠。大型秦腔、现代歌舞、马术杂技、民俗展演、儿童游乐等众多娱乐项目,琳琅满目的各种时髦商品,繁华多样的各地特色风味小吃,依然是河滩会的主角,吸引着一辈又一辈的逛会人乐此不疲!
        不管时代怎么发展,不管河滩会名称咋变,可这一千年古会的历史传承,维系乡亲情感纽带的基因却是改变不了的,也是怎么也抹不去的!河滩会,是武功人及武功周围群众世代相传的一种血浓于水的怀旧情感,是对后稷农耕文化膜拜的一种历史传承,它承载的是一种祖先世代相传的、挥之不去的、乡韵乡情的千年古会情结!
        河滩古会,为不同时代的当地经济发展和活跃乡亲们的物质精神生活,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河滩古会,作为咸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先进代表,不仅是对原始农耕文明的文化传承,更是对现代物流运输的形成产生着深远的影响。“河滩会”历时四千多年长盛不衰,如今大宗物资交易的功能没有了,更多的是农闲时节乡村的旅游,购物休闲,更多的是对四千多年文化的传承和对后稷的敬重。这是一个个时代的印记,在这悠悠岁月中长久流传.....

        现在的河滩古会,既是古老农耕文化的历史传承,又有浓郁关中农村风情的地方特色乡土气息,又有现代社会与时共进的时尚元素。现在的武功古城,已不同以往任何一个时代,在武功县委县政府的全力打造下,城隍庙、教稼台、姜嫄墓、苏武墓、小华山、碾盘街等星罗棋布、脱胎换骨,焕发出勃勃生机;新开发的姜媛水乡、美阳关等更是给这块风水宝地锦上添花;两塬加一川,漆水绕其间,独特的地塬地貌,吸引着大批的游客。来到武功古城,游览着诸多景点之后,还可以享受到诸多当地特色小吃,例如饸烙面、旗花面、油糕、插酥、普集烧鸡等等,让人垂涎欲滴。武功镇作为一个千年古镇,历史源远流长,名胜数不胜数,自然生态景观与人文景观合二为一,给人一种美的享受。武功镇是陕西省107个重点镇之一,是陕西省全力打造建设的9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之一,2013年被陕西省列入31个文化旅游名镇建设名单,2014年8月成为全国级重点镇,国家命名的“森林小镇”,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镇等。千年古镇武功镇、千年古会河滩会在新时代重放异彩,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游客。

        当你踏上武功古城这片魅力四射的热土;当你行走在脚下这坚如磐石的碾盘街上;当你漫步在九街十八巷的巷巷道道;当你站在高大威武的苏武墓前,“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仿佛就在耳旁响起;当你进入城隍庙、报本塔,感觉唐朝的李世民皇帝也仿佛回到了这块他的出生之地!
        踏上武功古城的这片热土,行走在漆水河滩这千年古会上,仿佛时光已经倒流,你已经穿越至五千年前的那个后稷远古时代,中华大唐鼎盛时代,浑身顿时热血沸腾、激情澎湃,充分体味得到中华文明的深厚底蕴及博大精深!
        河滩古会到了,小时候,父亲带我去逛会,现在,我又领着孩子逛着家乡的千年古会。乡党,你还有啥磨蹭的,走,还不赶紧逛武功古城河滩古会走!

本文图片,部分由党小成老师提供,其余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丁群练,笔名拿笔小心,武功镇羊圈村人,大专学历,公务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咸阳市作协会员、武功县作协会员,武功县文艺评论学会副会长、武功古城文化研究会特约研究员,武功书院特约撰稿人,余暇以文字为乐,自得其乐。
  • 阳光的味道
  • 发表于:2019/11/30 11:37:08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 阳光的味道
  • 发表于:2019/12/4 6:55:48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