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武功县首届农民体育运动会

主题: 红尘情愫(小说)――季语秦5

  • 季语秦
楼主回复
  • 阅读:4704
  • 回复:1
  • 发表于:2019/11/30 17:34:47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武功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第五章 抢险
由于车辆的耽误,没有赶上水泥厂的团拜会。
阿芳带着他直接找到水泥厂厂长办公室,厂长的办公室很大,很气派,里面装修的金碧辉煌,崭新的欧式真皮沙发围着墙转了一圈,近三米长的巨型鱼缸里两条半米的金龙一前一后,悠悠的相随而戏。厂长从办公室的套间出来,从双人床般大小的老板桌上拿起一块金光闪闪的手表带在腕上,阿芳从容的站起来,递上了一支中华,和厂长握了握手。厂长示意他们坐下,放下那支中华,随手从桌上一造型独特,金光灿灿的佛手锡罐里抽出一支香烟,点上。
他站在阿芳身后,畏畏缩缩,本想也和厂长握手的,可插在裤兜里的手始终没有伸出来。他很拘束,感觉靠在那一人高软绵绵的沙发靠背上很不踏实,说不上是怯场,是自卑,还是被厂长办公室的奢华震慑住了。厂长一脸苦相,像阿芳诉说着国企的艰难,环保整改,峰谷电价,高耗能限产,员工难招,企业成本上浮等等,阿芳一直打哈哈的迎合着,最后厂长意思要涨价,要么就停供。阿芳做不了主,只能告诉厂长,她回去向领导如实反映情况,货,暂时还请按原价供着,一周后给他回复。厂长高兴的站起来,握着阿芳的手,送给他两一人一个时来运转的高级磁化水杯,说是团拜会的纪念品。阿芳选择了一个蓝色的二龙戏珠的口杯,他则拿着剩下的那个丹凤朝阳的粉红色口杯。
出了水泥厂的大门,坐在捷达车里,阿芳赶快拨通了赵部长的电话,向赵部长说明了水泥厂的意图。赵部长说:“知道了,我给水泥厂打电话,随后我再给老板汇报结果。你们先回来吧,路上注意安全,慢点开车。”
返程的路上,阴沉的天一直笼罩着大地,乌云终于包不住雨,瓢泼大雨,如倾如泻,天地一片苍茫,雨刮已经刮不及了,视线急剧缩短,车速只能降低到一半,缓慢而行。
他问:“赵部长能摆平水泥厂涨价停供这件事吗?”
阿芳说:“赵部长和那个厂长熟悉,他们有一定的交情的,水泥厂是国企,可那个厂长好赌好嫖,一次到我们城里来赌,一夜之间,奔驰车都输了,衣服手表全押了,连赌场的门都出不了,是赵部长召集他的狐朋狗友,捞出了他,要回了奔驰和衣服,当然现金全输掉了。”
“还有这么一出戏啊,呵呵,那估计赵部长办这件事,差不多吧!”
“那也不一定,或许吧,现在这社会人心难测,等着看结果就是了。”
雨,一直沥沥淅淅的下着,天快黑时,终于到了商混站,商混站的雨好像更大,地上排水不利,积水已经没过半车轮了。
“不好,我们快去库房看看,小心进水了。”阿芳说。
果然不出阿芳所料,库房已经进水了,好多东西漂在水上,还有库房一根立柱边的水泥地面塌陷,混黄的泥水从外面还往库房里咕咚咕咚的涌。如果再这么泡着水,这根承力的立柱都有倒塌的可能,阿芳掏出手机给赵部长汇报了情况,就冒着大雨跳到泥水里疏通水道,然后让他赶紧把库房的东西给干燥的地方挪动。先把塌陷的水泥地面那里堵上,不让雨水倒灌。
瞬间,他和阿芳都浇透了,连内衣内裤都湿漉漉的,紧紧贴在身上,往下流着水。阿芳高高的马尾像黑色的瀑布,雨水沿着头发浇的阿芳的短袖T恤紧紧的裹着那婀娜曼妙的身材,阿芳穿着短裤,也不觉得冷,混黄的泥水没过膝盖,分不清是雨水的黄还是阿芳肤色的黄。
他在为阿芳打着下手,服从顺从听从着阿芳的指挥和安排,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抢险,雨水基本控制住了,沿着被堵的下水道朝着正确的方向流去,再也没有往库房里灌了。
这时,商混站最大的官----老板,开着他低调的大众,带了四个工人赶到了,老板其实是个公务员,在政府任职,商混站只是他的副业,他十天半月的来一次,所有的事都是电话遥控。他对人非常和蔼,平易近人,知冷知热,从来没见过他发火,对谁感觉都像亲人一样,只是所有的事都按公司的规章制度办,法外求情,影响公司效益的事,是坚决不行的,也容不得你的商量。
老板撑着伞,打着手电筒,说是听深山里的赵部长说,雨水要把库房泡塌了,所以才急急忙忙的从很远的家里赶过来,他借着老板的手电光,看见站在水里,像个落汤鸡一样的自己。天虽然已经很冷,但紧张忙碌的抢险,使得汗水夹着雨水,冲刷着全身,像刚洗过澡似的,脚掌泡的泛白,手也知道在哪里蹭掉了块皮,被水浸着,钻心的痛,再看看身旁穿着短袖短裤的阿芳,和自己一样,火热的心,疲惫的身,只是阿芳那前凸后翘,女人特有的美丽遮盖了其他的一切。忽然他发现阿芳的大腿内侧有殷红的血,伴着雨水缓缓流下,显然老板也发现了,老板喊着“阿芳,快上来,不要站在水里,现在险情基本控制住了,剩下的活,让工人干吧,你们快回宿舍休息。”
宿舍里,他们换下了湿漉漉的衣服,阿芳主动跑到他的宿舍要走了他的衣服,说是一块洗了算了,他满怀爱惜的责怪阿芳,不应该来例假时还这么不知冷热,不辞辛苦的干工作,阿芳笑笑说:“险情那么着急,你还能顾得了那么多吗?”
说实话,他忽然觉得,许多年来,他对自己的妻也没这么心疼过,怜惜过。
第二天,天气放晴,一切恢复了正常,阿芳发烧了,没有来上班,在宿舍休息着。
商混站的外围墙,被雨水淋的倒塌了一片,老板决定重新砌墙,于是,找来施工队伍,买来了红砖,大家正热火朝天的干活时,公司的大门被附近的老乡堵上了,严重影响混凝土搅拌车辆的进出。说是不让砌墙,当年成立公司时,征地款太低,青苗补偿款太少,现在他们没活干,没饭吃,要求公司要么追加补偿款,要么给工程由他们村里自己人来干。
很显然,这是胡闹,经过商混站办公室的协调,事情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村民反倒越聚越多。打110,警察来了只是协调,只是远远的观看,防止事态的惡化,就这样,双方继续僵持着,可商混站的搅拌车得进进出出,这种僵持严重影响了企业的正常运营。
老板只有打电话给赵部长,因为赵部长就是本村人。希望他能尽快回来,立即协调解决这棘手的突发事件。
赵部长于下午赶回了商混站,还有五六个光头小弟,像跟屁虫一样,确切的说像保镖一样跟在赵部长的身后,全是紧身的黑色夹克,宽松的运动裤,清一色的运动鞋,打扮的很是干净利落。远远的,赵部长就和警察们打起了招呼,好像基本都认识。
赵部长那二百多斤,一米八几的高个,像铁塔似的站在商混站的大门口,有光铮亮的光头,在人群中显得特别的醒目,带头闹事的几个村民立即有一半多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好像是缩到了人群的队伍中,不再那么张扬,有个领头的村民小队长,则赶快给赵部长点上了烟,说:“赵哥回来了,其实情况是这样这样的。。。。”
赵部长嘴里依然叼着那棵比拇指还粗的雪茄,满脸严肃的听着,微微的点着头,一言不发,这是人群中有一个人冲到赵部长跟前,狂躁的叫嚣:“赔钱,赔钱,不赔钱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行。”
“这年轻人谁啊?我咋这么眼生。”赵部长问。
只见赵部长身后一个坐在车里的小弟,嗖的一声抽出一把一尺多长的砍刀,说时迟那是快,赵部长一膝盖就把车门顶的关上了,对里边的小弟说“坐好,不要动!”
村民小队长立即满脸堆笑的说:“新来的上门女婿,不认识你,别见怪别见怪!”随机回头喝退了那个年轻人。
赵部长伸出带着大金戒指的手拍拍村民小队长的肩说:“你给我个面子,先把门给我让开,让车辆先通行。其他的事,我们两个随后在商量,再说这些都是些小活,不值得给大家分汤喝,这样吧,你把大家的意思总结下,晚上我请客,我们坐坐,咱两慢慢聊,后边的工程多的是,我是咱村里人,总归要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说来也怪,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小队长和村民们,竟然都很给赵部长的面子,纷纷做散。
他估计,可能晚上赵部长要好好的招待小队长和村民代表了。只是他没有缘去参见这个招待宴会了。
  • 阳光的味道
  • 发表于:2019/12/2 7:29:02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