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武功县首届农民体育运动会

主题: 【中华文明】游记|五月槐香飘永寿(文/李惠敏)

  • 绿色庶民李惠敏
楼主回复
  • 阅读:51503
  • 回复:1
  • 发表于:2019/5/13 10:42:30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武功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武功古城旅游开发借鉴篇

        五月,是个鲜花盛开的季节,高洁的春兰,富贵的牡丹,玲珑的丁香,含苞的蔷薇,吐蕊的玫瑰,纷繁的月季,火红的杜鹃,雪白的槐花……都在向如火如荼的五月献礼。在这个花开香飘的日月里,我不恋富贵的牡丹、娇艳的玫瑰,却来到槐花绽放的永寿县观花赏景,目睹槐花的芳容,参加槐花的盛宴。

       我爱槐花,是因为它有“宠褥不惊、心澈似镜、置之尊贵不高傲、落入平贱不卑微”的品格,又有“观赏开心、芬芳甘甜、疗疾医病”之功效。它虽没有牡丹那样高贵,但却有牡丹没有的清纯,虽没有玫瑰那么娇艳,却有玫瑰没有的淡雅。它既无忸怩之态,亦无夸艳之心,虽是众花丛中的“三等公民”,生长在穷乡僻壤、荒郊野外,但却用洁白的花朵打扮着我们的家乡,以浓浓的香气给大自然添彩,把甜甜的蜜汁献给人们享用。正因为从小就有的槐花恋情,我一直对它情有独钟。一看见白莹莹、亮晶晶、香喷喷的槐花一串串依偎在一起挂满树枝,我便淘醉于槐花的海洋里不能自拔。
       在中国.永寿一年一届槐花节盛大开幕前后的半个多月中,满山遍野的槐花既像贪睡的姑娘绽放出嫩绿的枝芽,又像出嫁的新娘披上了白色的婚纱,等待着前来节庆的人群和采花的游客。带着对槐花思念的情愫,我和文朋陈兆英慕名而来,在好友尚志德、任宝会的陪同下,美美地逛了几天。

       五月的永寿,流光溢彩,热闹非凡。四面八方的游人闻味停车、知讯赶来。312国道上,人头攒动,车流如梭,出席节庆的政要,踏青春游的凡夫,采花酿蜜的蜂农,摄像撰文的墨客,洋溢着喜悦的笑容,欢聚在秀丽的槐山。
       我们一清早就赶到观光现场,站在槐林山庄的最高处极目远眺:只见密密匝匝的槐林、铺地盖天的槐树,随着波谷浪峰的起伏跌宕郁郁葱茏,一处处“万树百林槐花开,峰梁沟壑一片白。绿叶蔽日香味飘,蝉鸣蜂飞人涌动”的自然风光在眼前呈现。近看:一棵棵坚劲瘦硬的槐树青秀挺拔,似整齐列队的士兵屹立着接受来宾的检阅;一片片苍翠欲滴的槐叶盈绿可爱,沐浴着和煦的阳光,经受着微风的冼礼,像万千绿蛾颤动着轻盈的翅膀;一朵朵色如素锦的槐花,有的洁白如雪,有的桃粉似绢,有的蓓蕾待放,在黄色花柄的包含下尤如从枝头上击起的浪花,尽情地舒展着、婆娑出白色的花朵。有的抱成一团,远看像玉雕的圆球,一嘟噜一嘟噜的。有的排成一行,如维吾尔族姑娘披散在肩头上的小辫,一根根一串串的;一阵阵沁人肺腑的槐香清纯甘甜,在春风的吹拂下气味四散,弥漫在槐山、翠屏的上空;一拨拨赏花采蜜的人流络绎不绝,漫步在“天然氧吧”里呼吸新鲜鲜的空气,畅游在“自然空调”中享受轻拂拂的春风。大家穿槐林、赏槐景、采槐花、品槐蜜、食槐饭、拍槐景、抒槐情,奔跑着,嘻戏着。人们将槐花插在衣襟上,戴在两鬓旁,握在手掌中,含在嘴角里,捋一束在手,香气扑鼻,尝一口下肚,味甜沁脾。有的提篮中装满了白生生的槐花,有的塑料筒里盛夠了亮晶晶的槐蜜,大家的心里都装着喜盈盈的满足,对如此清新脱俗的鲜果和秀色可餐的野味爱不释手。这种人即花、花即人的场景,真实地映现了“人在花中行,鸟在树上鸣。香在空中飘,心在仙境游”的生动画面。

       五月的槐乡,甜得像蜜,美得醉人。沿山路盘旋而上,蝉在树上鸣叫,蜂在林间飞舞,吱吱声和嗡嗡声此起彼伏。勤劳的小蜜蜂带着蜂农从祖国的大江南北纷沓而止,翠屏、槐山的林间空地上,一顶顶帐蓬既像雨后的蘑菇簇簇绽放,又像安寨的军营一字排开,一个个蜂箱如雕堡摆阵对磊,一只只蜜蜂像战士“巡营嘹哨”,为酿造香甜的蜜汁忙得团团转。头戴面罩的蜂农笑容满面,不慌不忙,摇出一桶桶白嫩嫩、清亮亮的蜜汁,这就是享誉西北的永寿槐花蜜。在一家江西蜂农的帐蓬前,我们品着香甜醇正的槐花蜜,那滋味,甭提有多美了。一惯对蜂蜜特感兴趣的我,立即和文朋陈兆英各买了桶装与瓶装的槐花蜜及蜂王浆。更另人喜悦的是,槐林的槐花,不仅有洁白如雪的,而且有桃色似绢的,一朵朵像豆荚,一瓣瓣似璎珞,和植物园里的名贵花卉没有什么两样,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槐花品种,只得违山规折几枝带回家让老伴和儿女们也饱饱眼福。这种红白相间、绿叶映衬的槐乡山景,确实让我拙笔难书,真有“沟坡壑坎槐花香,客游蝉鸣送夕阳。山舞银浪梁飘雪,蜂声满园采花忙”的万千景象。
       槐林是永寿的幸福林,槐花是永寿的金名片。20多万勤劳质朴的永寿人民与40多万亩风景如画的刺槐林息息相关、水乳交融。旅游局的同志告诉我们,近二十年来,永寿以槐林为依托,用槐花作媒介,连续举办了多届中国.永寿槐花节,使绿色生态永寿的大文章越做越好,快速带动了本县旅游业和第三产业的发展,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应和可观的经济效益。
       从槐山返回的路上,好友尚志德、任宝会又带领我们登虎山、上城墙、逛县衙、击战鼓、进寺院、游宋塔,在“黄土地”里体验地地道道的农家生活,到移民村观看整齐飘亮的农村新貌,享受原汁原味的农家乐饭菜,吃香喷喷的烫面油饼,尝软突突的永寿煎饼,品甜丝丝的槐花饺子,特别是那与面合蒸的槐花疙瘩,团而不沾,筋斗爽口,像晶莹的艺术品更让人馋涎欲滴,端上来的疙瘩麦饭再拌以葱花、蒜泥和油泼辣子,味道真是美咋咧、爽极了!文朋兆英连吃了八块煎饼、油饼和许多槐花疙瘩,香得直咋嘴。院内餐桌上的美味佳肴,空中阵阵飘浮的缕缕槐香,连风打的旋儿都让人心醉。联想到儿时上树钩槐花、回家蒸麦饭的情景,老屋的洋槐树、母亲的慈面容历历在目,她虽然和父亲病故十三年了,但在我的记忆中,那丝丝渐白的头发,就像槐花一样洁白,那弱不经风的身板,有着槐花一样的品格。啊!槐香渗透着父恩母爱,父恩母爱浸润着槐香,她(他)伴我们长大成人,它陪我们走南创北。在今天的母亲节,让我手捧两束槐花,膝跪绿色大地,敬献给在天堂生活的父母,怀念双亲对儿女的无私奉献,弥补儿女欠父母的养育之恩。

      

        一路之上,志德和司机滔滔不绝地介绍着,眉色飞舞地比划着,他们说,我们中午吃饭的移民村--等驾坡,前几年才从“黄土地体验园的土窑洞中整体搬迁到现在的位置。相传古时,唐太宗李世民到他的后花园--永寿宫纳凉避暑,路过此地,官员和百姓列队迎接,耐心等驾,后来该村就更名为等驾坡。县志载,皇帝亲莅临,等驾有此坡。自古以来,等驾坡的人民都散居在三面是沟、一面为坡的土窑洞里,是个出了名的穷疙瘩村,饱受了恶劣自然环境的磨难,在当地传唱着这样一首旧歌谣:等驾坡,永平山,崖畔打洞安家园。牛爬半坡气直喘,人走一程歇半天。背扛肩挑务庄田,受的辛苦实难言。荒山秃嶺常干旱,吃水更比吃油难。借着吃,打下还,跟着麦收过个年。今天的等驾坡、永平山与昔日相比,文人雅士又编出了一首新歌谣:搬出窑洞住新房,秃嶺披绿树成行。排排民居平地建,道道路面洁又宽。灯明夜亮街景灿,门前院内似花园。水比油难成历史,人畜用水清又甜。条条幽径通农田,人来车往上下穿。槐白杏黄满树挂,苹果柿子遍山间。家家都有农家乐,户户愉快赚小钱。百姓全把政府赞,窑庄旧貌换新颜。今昔对比的新旧歌谣,唱出了移民村群众的喜悦之心和感激之情,其实,向等驾坡、朱介村这样的移民村,永寿县确实不少,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两千年之后,中共永寿县委和永寿县人民政府关注民生、情倾百姓,把党的温暖和槐乡的富民政策送到每个农民的心坎上,在全县范围内推行搬一批人,建一个村,还一片田,兴一品业,富一方人的五个一移民扶贫开发模式,使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户基本上达到了告别土窑洞,告别危漏房,告别独居户的三告别目标,住上了独院新瓦房,真是奇迹啊!五十多岁的村民朱海动情地说:我们家祖祖辈辈都在土窑洞中居住,原来的三孔地窑挤着家里八口人,不但阴暗潮湿,而且一遇下雨,水从窑门哗哗涌进,那场景和滋味真是苦不堪言。自从搬迁后,全家130平方米的四室一厅住着,既宽敞,又亮堂,再不用为下雨发愁,真是太舒心了。感谢槐乡政府的惠民政策,让我们过上了美滋滋、香甜甜的红火日子。在一家枣红磁砖贴面的高大门楼两旁,书写了这样一幅对联记苦情、谢党恩,吃水不忘打井人。别窑洞、住瓦房,农家一片艳阳天。不正是移民村百姓感恩的心声吗!

       槐乡归来,文朋陈兆英喜气盈眉,浮想联翩,赋诗两首,让我在游记中务必要抒发一下他的感言:“槐乡五月漾槐花,芬芳迷人醉万家。碧波银浪飘落处,幽香一路到天涯。”“入夜打坐佛像前,满地雪花满树蝉。万亩槐林清静地,极乐世界是家园。”

       

       作者简介:李惠敏,75岁,军人出身,现退休在家。一生爱好写作、旅游。在岗期间,于军、团宣传部门从事新闻报导工作,共在中央及省、市级报刊发表消息、通讯、特写,论文计360余篇;退休前后,主编、撰写志书、自传、游记、散文、快板等各类体材书籍10本并多在市、县图书馆收藏。2011年,先后为陕西省作家、诗词、散曲协(学)会会员。2018年被武功古城文化研究会聘请为特约研究员。  
  • 阳光的味道
  • 发表于:2019/5/14 6:38:17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