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武功县首届农民体育运动会

主题: 【书画评价】笔墨风生含气韵—我读张逸的绘画书法 / 文:吴川淮

  • 有邰书院
楼主回复
  • 阅读:3827
  • 回复:1
  • 发表于:2019/7/3 18:19:03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武功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笔墨风生含气韵——我读张逸的绘画书法

吴川淮


      我在不认识武功张逸的时候,看过张逸写的字,乱草丛生,乱石铺阶,周围的人都看不懂,说张逸是胡写的,胡写也能入中国书协?我就知道,在武功县,他一定是很寂寞,很孤独的。艺术是一种个人追求的精神,艺术通着一个人的经脉。张逸的书写,有他的想法,这是他独特的审美所致。好在现在,愈来愈多的人认识了张逸,他也已经是武功县的书协主席。



      人与人对脾气不容易,刘震云的小说《一句顶一万句》,说的是友谊,是一种心照不宣。我见了武功的张逸,就特别的对脾气,他温文尔雅,谦虚低调,但作画写字,一任自然。如果说在陕西能够对脾气的书法家,一个是张新生,一个就是张逸。我们基本是一起进步的,虽然我们接触并不多,但一见面就知道我们是一路人。我们在艺术的精神上,都在追求自然,追求用艺术表达自己的心性。他已是知天命的年龄了,几十年的功夫造就了自己的独特的艺术世界和审美维度。现在看他近期创作的大量作品,我从内心里喜欢,他在打通自己的同时,也在笔下解放着艺术,他与自己的艺术世界是共融的,同时也是燃烧的。很多人的创作都是冷静的,都与艺术隔了一层,都是在表现和表演着所谓的艺术,所谓的构图,所谓的意象,但张逸不是,艺术是他的生命之根,是他的宗教,是他的皈依。

      我特别能够感受的是张逸笔下那种艺术的燃烧的精神,但他同时又是冷静的,是朴素的,是有韧力和意志的艺术家。陕西的书画界,很少有张逸这样的艺术家,他虽然蜗居在武功县,但他的书画,是超出陕西艺术氛围的作品,是陕西书画艺术中的异类,是保持本色又接通世界的艺术。在陕西找一个普通的书画家容易,找一个传承有序的书画家也很容易,但找到像张逸这样自然生长的艺术家就不容易。他现在所缺的,是一个平台,是更多人的理解。他的艺术,不能完全拘于乡野之中,而是应该走出去,应该接触更大的世界……



      当下的艺术,有真艺术与假艺术之分。假艺术往往混淆是非,假艺术总是标明着自己是如何的纯正,但假的毕竟是假的。张逸的作品,是真艺术,是纯正的艺术,是有追求的艺术。他的追求,就在他的笔墨之间,在他几乎是不经意的追求之中,敢于放任自己的同时拥抱了自己的艺术世界。他的艺术,不是时潮的艺术,他的艺术是一个个人精神世界的袒露。他的艺术我认为可以归属到当代先锋的队伍中去。在陕西的艺术界,他和张新生一样,都基本上属于孤独的艺术,是不合群的艺术,但应该从学术意义肯定他的真,他的自然的人之子的艺术本色。

      我现在读到了他大量的绘画和书法作品,以前也见过他的绘画,但这一次不同的是,绘画作品如此之多,如此之丰富与复杂,如此反映着人生与人世的艰难,如此反映自然与人生的关系。生命是能够感受的,以前他的绘画也有对自己现实生活的描摹,还是粗线条的,如今他的绘画,就是从土地里长出来的庄稼。



      他的绘画,让我想到了陕西两位杰出的画家,一个是郭全忠,一个是张立柱,这两位画家直接或者间接地影响着张逸的创作,但他又不同于这两位,他的绘画与他的书法基本是一样的,充满着一种野逸之气,书法甚至比他的绘画走得更远。他的绘画不立足于水墨的表现,而立足于表现更为丰富的人生,那些从田间地头走出来的最为普通的农民。画农民这在陕西绘画是一个传统,各有角度,审美不同。

      张逸是一个生活的速写者,同时也在这样的一群人中间生存着,他的人物系列的绘画,都几乎是一种速写状态的,他的笔墨倾注着浓浓的感情,每一个人物的神态,都很自然与传神。乡村、夫妻、老者、岁月、幸福等等这些不同的生活内容都融进了他的绘画之中。他的绘画有某种夸张的地方,这夸张的地方就是他的感情所致。他的绘画没有学院气的那种矜持,而是有一种来自生活的大胆。他不求画面的美轮美奂,而是把生活原汁原味地画出来,求神而不求实,求真而不求虚。

      他拥抱着每一个所画的人物,他愿意是一个生活的记录者,但是以他的方式,他的笔墨构成完成的。从学院派的立场看,他的绘画有很多的缺陷,从技巧到墨色有很多需要补充的地方,但我觉得,不需要那些程式化的笔墨,生活的五色就是他笔下的五色,张逸就是张逸,不同于郭全忠和张立柱,是一个独特的视觉笔墨表现的画家。他的绘画是一个链接式的影像叙述,我在他的绘画之中,强烈地感受着那种来自乡村的气息。没有任何的超现实,而是在回归现实,回归自然。他的笔墨语言是分散状态的,直观的。深入的情境体验是他绘画的主体。而我们在读他的画里,也是在体验着。



      他的书法走得很远,完全是兴之所至,不计其他。如果说孩儿体的书法是怎么样的,张逸就是孩儿体是当代的一个版本,是一个发自内心完全以自然的形态来表现的书法。他有意地舍弃传统的约束,张扬着一种自我主体的精神。他的书法改变着人们对于书法的概念,也让不少人看不懂甚至会说他在胡写。但我知道他是一贯地这样写,一贯地在放弃与随意中寻找着一个浪漫的自我。他在书法的形态上接近谢无量,甚至比谢无量更有一种个性,他是在有意地打破传统,有意地放弃身上所有的羁绊,解衣磅礴,混沌肆意,奇古迷离,盘郁飞动,非行非真,藤藓滋漫,在打破中将自己的自适自性放逸出来。书法于他,遇到了一个当代狂徒,但情真意切,挚情不懈。他探索着在回归初始状态下的创作,粗头乱服而精神百倍。这种书法状态,在民间是不会讨好的,但他执拗地以自己追求坚持着。



      他的书法和绘画的主题,其实就是受想行识,是色亦是空。他是通过自我的艺术实践而达到自我的圆满。因为他的书画没有功利性,只是自我精神的艺术张扬,他才能坚持这样的状态。艺术让他从精神上超越又接近了现实,他在自我的精神“现实”中自适而自得。

      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中说:“故思理为妙,神与物游。神居胸臆,而志气统其关键。”张逸得书法绘画,一直物游于生活与意象之间,他的绘画构图自成形式,有时也让人感觉颇为意外。他敢于大胆落笔,酣畅淋漓,从于心而落于墨。书画家的创作,很多都要熟练娴熟,我的观点却是在熟悉之后要努力去淡化技巧,祛除技巧,要把书画写到“生”的地步,画到生时是熟时。很多人都能达到熟,但很难达到“生”。所谓的艺术陌生化的效果是两面的,一方面是观者感觉的“生”,一方面是作者自己所能感受的“生”。张逸的作品介于自己的生熟之间。他的书法或许可以在自己的随意状态里偏正一些,而他的绘画则可以继续地野逸下去。他得益于自己的“生”,但也缺失在自己的“生”里。他是生活在武功乡村的艺术家,也是陕西书画界的“这一个”,直观自己,直观生活,笔、墨、手、心都在围着他的生活在挚情地表现中。我从他的绘画里产生了一种散文写作的欲望,而在他的书法中有一种歌之舞之的状态。读他的绘画书法,我想到了布罗茨基的诗句:“像一只鸟,他睡在自己的巢里,\自己纯净的道路和美好生活的渴望\都永远地托付给了那颗星星……”的确,他的感觉他的世界都托付在自己的笔墨之中。



      张逸给自己起的斋号很有意思:婴啼斋。这个斋号取了很长时间了,一言以蔽之:不忘初心矣。不是说张逸有超越的眼光,一下子抓住了当下的时潮观念,而是他始终期望于自己保持在原初的状态,艺术的触觉一直处在一种新鲜的感触,新鲜的发现之中。老子言:“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张逸的艺术就是在“载营魄抱一”之中,不生不灭,不垢不净,缠绵反复,乖戾铺张。我想,他的“婴啼”应该是从他的书法开始的,并以此树为自我创作的观念,一意孤行下来。当下的艺术界,都想做大人名人贤达,谁愿意复归于“婴儿”的状态呢?但张逸在意念与本真的状态里,就是把自己幻化成最原始的状态之中,无拘无束,无我有我,精神与艺术合而为一。

以古调赞之:

张逸笔下有异姿,不与时人争高低。
武功原上山野间,五色人流从画意。
笔墨风生含气韵,张逸今知天命矣。
乡村景物看不尽,运笔自然日可麾。
谁人堪称大手笔,我笔自写生民诗。
天地所秉混元气,颜色混沌入肝脾。
毫颖倾诉有述作,图画书法尽衷辞。

      【本文作者简介】吴川淮,中国新闻出版书协副主席,中国楷书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陕西省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 阳光的味道
  • 发表于:2019/7/4 9:19:37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