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武功县首届农民体育运动会

主题: 【绿野书院】志英

  • 一代枭雄
楼主回复
  • 阅读:58984
  • 回复:2
  • 发表于:2019/8/12 15:45:12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武功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一
    月色如水,柔柔地撒在院子里,白日的暑气还未散去,依然蒸烤着毫无睡意的人们。志英盘腿坐在槐树下的凉席上,摇着蒲扇,给刚刚入睡的儿子阿华扇凉。她柔情地凝视着儿子圆嘟嘟的脸庞,嘴角浮着浅浅的笑,她忍不住探下身去轻轻地吻了吻儿子的额头。小家伙也许在睡梦中感觉到了母亲的甜吻,忽然翻了一下身,发出一连串模糊不清“唔唔”声,又沉沉地睡去了。志英轻轻地摇着蒲扇,将丝丝清凉送给熟睡的儿子,自己却毫无睡意,思绪飘向了远在平凉的丈夫。

    丈夫国栋自从三年前被推荐上工农兵大学以后,中间就只回来过一次,因为提干,户口要迁到平凉,要在村上开介绍信。提干是好事呀,她满心欢喜,自己在家里虽然苦点累点,但是丈夫要当干部了,她脸上有光啊,这样的好事哪里找?可是她发现公公婆婆面带忧虑,怏怏不乐,她还宽慰二位老人:“爸,妈,你们不用发愁,国栋工作虽然远了点,但好歹是国家干部了,家里有我呢,这些活难不倒我,你们放心吧!”二位老人噙着泪花,点了点头,欲言又止,但终究再也没说什么。国栋装好户口本、介绍信,临行前,他摸了摸儿子阿华的小脑袋,爱怜地说:“儿子乖,以后要听妈妈话哦,给爸爸再见。”那时阿华刚满周岁,他却舞动着两只小胳膊哭着闹着要爸爸抱。国栋抱住儿子,对志英说道:“你过来,我有话给你说。”公公故意清了清嗓子,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国栋忽然低下了头,嗫嚅道:“你不要惦记我,在家照顾好娃和两位老人。”说完,把儿子递给志英,头也不回的走了。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间两年过去了,儿子已经满三周岁了,从呀呀学语到现如今已经是满地跑了。她每每问起丈夫国栋,公公婆婆就破口大骂:“志英啊,你就当他死在外面好了,没有他,我们一家四口照样活!”起初,志英还以为这是老两口的气话,埋怨儿子在外工作不顾家,可久而久之,她越来越觉得蹊跷:是不是国栋不要这个家了?!

    “志英,还不回屋吗?夜已经深了!”不知什么时候,婆婆已经站在她的面前。

    “妈,你实话告诉我,国栋是不是不要我们这个家了?”志英抬起头平静地问道。

    婆婆闻听大吃一惊:“志英啊,你怎么突然这么说,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你可别听外面的风言风语……”

    志英惨然一笑道:“妈,你和爸到如今还在瞒着我!都两年了,国栋连一点音信都没有,这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谁看不出来,我还用听什么风言风语吗?”

    婆婆突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她双手搂住儿媳:“志英啊,我和你爸对不住你啊!”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公公从里屋走了出来,“我和你妈这两年来受了多少熬煎,就是盼那害货能回心转意,为了这个家,我们老两口豁出去了老脸,可到头来……”

    “爸,妈,你啥也甭说了!明天我就抱阿华回娘家,我成全国栋,你们不能没有儿子。”志英抹了一把泪水,哽咽着说道。

    “志英啊,你这是什么话!”公公突然大声说道,“我和你妈在信上给那害货把好话说尽了,他就是不听,他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我们已经决定好了,跟他断绝父子母子关系,从此跟他再没瓜葛!”

    “啊,你们……”志英惊呆了,嘴巴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婆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道:“我和你爸一直和那害货通信着,就是想把他拽回来,我们瞒着你,是怕你知道了伤心……”

    公公继续说道:“那害货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我和你妈也不再求他了,我们没有他这个儿子,他也没有我们这个父母!”

    志英急了:“爸,妈,你们不能啊……”

    婆婆道:“志英啊,我和你爸商量好了,你要是想留下来,就做我们的女儿,再给你招赘个女婿,给我们老两口养老送终;你要是不想留下来,我们也不拦着……”

    志英一头扑进婆婆的怀里:“爸,妈,我不走,也不招赘女婿,我给你们养老送终……”

    二

    志英端着一碗熬好的中药走进屋里,婆婆接过药碗,用勺子试了试温度,递到老伴的嘴边:“他爸,张嘴喝药了。”

    公公微睁双眼,张开嘴巴喝了一口,刚咽下去,就剧烈地咳嗽起来,药水喷了出来。婆婆赶忙用毛巾擦拭老伴满是药水的嘴巴:“他爸,你怎么了……”

    等稳定下来不咳嗽了,公公吃力地说道:“老婆子,志英啊,我的病我清楚,这喉癌,怕是治不好了……”

    “胡说啥呢,现在日子好多了,阿华都十五岁了,已经长成小伙子了,咱们还等着享孙子的清福呢!”婆婆嗔怪道。

    公公苦笑着摇了摇头:“你们看我瘦成啥了,已经是皮包骨头啦。等到哪天油耗尽了,这灯也就灭了……”

    志英闻听,不由得一阵心酸,眼泪夺眶而出,这十多年来一家四口相依为命,公公婆婆早已成了自己的亲人!她别过头去,假装整理东西,怕公公看见。

    缓了缓,公公接着说道:“老婆子,志英啊,趁我清醒,我给你们把后事交待了。我们要了个不孝之子,可志英待咱孝顺啊,如同亲生闺女,村里人谁人不夸谁人不赞?这也算是上天眷顾咱们!我走了之后,纸盆由阿华来摔,千万要记住,不要给那害货报丧……”

    志英泪如雨下:“爸,你……

    婆婆道:“志英啊,听你爸的。”

    志英咬紧嘴唇,使劲的点了点头。

   公公开心地说道:“我就知道志英最明事理了,你们忙去吧,我困了,让我睡会吧……”

    “爸啊,儿子回来迟了,没赶上见你一面……”国栋风尘仆仆赶回家中,一下子扑倒在父亲的灵前嚎啕大哭。

    众人面面相觑,是谁走漏了风声?不是说好了吗,不给他报丧么?

    志英闻听哭声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丈夫声泪俱下的模样,她冷冷地说道:“我们农村人有讲究,没有报丧的不能进门!”

    国栋抱住母亲的腿:“妈呀,你就给我一次行孝的机会吧,爸的丧事费用我全包了……”

    “你别做白日梦了,我爸在天之灵是不会答应的!”志英头脑里已经模糊这个人的形象了,只是理智告诉她,这个人曾经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志英啊,求你了,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你就……”国栋泪如雨下乞求道。

    志英怒目圆睁:“你不说还倒罢了,你既然说起我倒要跟你辩论辩论,我和你还有什么夫妻情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有钱埋钱,没钱埋人,与你没有半点关系!”

    周围门子人听了不由得竖起大拇指啧啧称赞:真乃烈女子也!有人拽拽国栋的衣服道:“你爸挂面调醋——有盐(言)在先:他老口与你再无半点瓜葛,志英披麻戴孝,阿华摔纸盆。俗话说,逝者为大,希望你尊重他的遗愿!”

    周围人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什么难听话都有:人家志英寡妇守娃十几年,对待你爸你妈如同父母,上管老下管小,受尽了罪,吃尽了苦,你现在还有脸进这门?再甭丢人现眼了!国栋听了脸红耳赤,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他只觉得两耳嗡嗡作响,看到众人的嘴巴乱动着,唾沫星子横飞,似乎要将他淹没。他急忙爬起来,还没顾上在老父亲的灵前作揖,就连滚带爬的逃之夭夭了。

    安葬公公那天,志英披麻戴孝,阿华头顶纸盆,手拄哭丧棒,四杆锁呐,一路吹吹打打,将老人风风光光安葬。家门中主事人为表彰志英的孝行,为她披上红被面子,在祭奠仪式上面对全村父老乡亲进行大肆宣扬,一时之间,方圆百里传为佳话。

    三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转眼间,阿华长成了大小伙子。他从陕西农校毕业后,被分配在乡农技站当技术员,成了一位吃“皇粮”的公家人。临行那天,婆婆拄着拐杖,牵着孙儿的手,送到了村口,她老人家高兴得合不拢嘴,只是一个劲儿的说着:“我孙子出息了,出息了……”

    志英和婆婆送走阿华,前脚刚踏进家门,后脚就见一位中年男子跟了进来,志英举目一瞧,不是别人,正是国栋。婆婆一瞧是他举起拐杖就要打:“你个害货,你又跑回来干啥?”

    国栋扑通跪在地上:“妈,你打吧,是我错了……”

    婆婆气得浑身发抖:“你还能知道错了?!”

    志英敢忙搀住婆婆道:“妈,你不值得为他生这么大的气,你气坏了身子,你孙子可就不能安心上班了。”

    婆婆一听,忽然转怒为喜:“就是就是,我孙子一直告诉我,让我保重身体,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抱重孙子啦!哈哈哈,我才不生气呢,志英啊,扶妈进里屋!”

    志英扶着婆婆进了里屋,掩上房门,出来后看见他赖在那里不走,就丢给他一把凳子道:“你回来干啥?看你把妈气的,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志英,我这次回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国栋小心地试探道。

    “啊哈,和我一个农民商量事,就不怕辱没了你朱大主任?”志英冷嘲热讽道。

    国栋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已经作好了挨骂的准备,就算志英啐在他的脸上,他也无所谓了:“志英啊,你骂吧,无论多么难的话听我都不在乎。可是为了咱们儿子的前途,我今天求你了!”

    “儿子的前途?你什么意思?”志英大惑不解。

    “志英啊,你听我慢慢给你说。我的意思是,让阿华去平凉工作,在那里,我可以帮着他,我的意思你明白吧?”国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志英一听怒不可遏:“原来你想把阿华抢走,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国栋敢忙陪笑道:“怎么是抢呢?志英啊,你理解错啦!可话又说回来,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阿华都是我的亲生儿子,这个事实谁也无法改变。”

    志英疑惑地:“那,你想干什么?”

    国栋回答道: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阿华去我那里工作,凭借我的关系,他以后会大有出息的,你明白吧?”

    “我明白得很!”婆婆将拐杖狠狠地在地上戳了几下,原来她一直躲在门后听偷听他俩的谈话。

    “妈,国华说的也在理,你想想,阿华有了他爸的帮衬,以后肯定会大有出息……”为了儿子,志英什么冤屈都能咽得下,即使是这个负心的汉子,她也认了。

    “志英啊,你好糊涂啊!”婆婆又狠狠地把拐杖戳了几下,“这害货可是朱家堡第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难道他不出息吗?可是到头来呢?他为了自己的前途,不管我和你爸,抛下你们娘儿俩,丢尽了祖宗八代的脸,活脱脱一个陈世美啊!如果这也叫做有出息,那我宁肯叫他当个农民,你也不会遭这份罪,说不定你爸也不会走得这么早!”

    志英闻听婆婆一翻肺腑之言,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她吱吱唔唔道:“妈,我错了……”

    国华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自感无地自容,作为儿子,他没有尽孝;但是作为父亲,他还想尽自己的天职,补偿儿子阿华。他央求母亲道:“妈,你不管怎样骂我、打我,都是应该的,但是你不能剥夺我补偿儿子的权利。”

    婆婆举起拐杖狠狠地抡了下去:“我就是要剥夺你的权利,你能把我咋样?上梁不正下梁歪,我还害怕你把我孙子带坏了,滚……”

    四

    阿华一把夺过母亲手里的锄头,扔在地上:“妈,你还遭还份罪干嘛?走,跟我们一起去宝鸡!”

    阿华媳妇上前搀住婆婆道:“妈,你这么大岁数一个人在家,我们也不放心呀!明明考上大学走了,我和阿华专门侍候你老人家,你得给我们行孝的机会呀!”

    志英乐呵呵地说道:“你们的孝心妈心领了。我在农村待了一辈子,城市里虽好,但是住不惯,不如农村自在。”

    阿华生气的说道:“妈呀,你没有受不了的罪,却有享不了的福!”

    阿华媳妇瞅了老公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讲,她又陪笑道:“妈,开始可能不适应,可是时间长了肯定就适应啦。我和阿华陪你散步、逛人民公园、去体育广场,如果你想去烧香,我们陪你去周公庙……”

    一听烧香拜佛,志英眼前一亮:“周公庙香客多吗?”

    阿华抢着回答道:“当然啦,每天人山人海,全是烧香拜佛的。”

    志英忽而又黯淡下去:“妈一辈子也拜佛,但拜的是家里的两尊佛——你的爷爷和奶奶!现在他们都走了,妈再也不去庙里了,每天只在家里为你们焚香祷告,祈求神灵保佑你们一家三口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请问这是高志英家吗?”门一开,突然闯进一位不速之客。此人约摸四十出头,文文雅雅,一脸和善。

    志英上下打量这位中年男子,点点头问道:“请问你是……”

    “大妈,我是朱国栋的儿子,我叫阿夏。”中年男子回答道,“想必这二位就是阿华哥和嫂子了?”

    阿华只是“唔唔”了两声,算是回答了他,阿华要看母亲的反应了,他不敢擅自做主,认下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志英和蔼地问道:“阿夏,你爸你妈身体可好?”

    阿夏摇了摇头:“去年我母亲已经过世了,近来父亲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志英闻听神色凝重,半晌没有言语。

    阿夏偷瞧大妈神情,知道他为父亲的身体担忧,便继续说道:“大妈,我们年轻人上班工作忙,对你们老人照顾不周,你们老年在一起有共同语言,相互也有个照应,俗话说少来夫妻老来伴嘛!我这次背着我爸回来,就是想和你商量,希望你们两位老人破镜重圆,重新……”

    阿华一听急了:“阿夏,你们想把我妈抢走吗?告诉你,我和雅丽是不会同意的!”

    阿华媳妇也不甘示弱:“对对,阿夏你就别做白日梦了,怎么着也轮不到你呀!”

    志英看着儿子和媳妇急红眼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露出仅剩的几颗老牙:“阿华、雅丽,你们别怕,我不答应,他们还能把我抬走不是?”

    志英又对阿夏说道:“阿夏,你的孝心大妈心领了,但是事实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爸是干部,我是农民,虽然我们曾经是夫妻,但是现在早已不是一路人了。如果你爸想找个伴,就他那条件,什么样的老伴找不到?你要是寻思大妈呢,我看还是算了吧。”

    阿华和媳妇激动地拍手叫好,为母亲的深明大义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志英双手一摊道:“呵呵,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这么吃香!阿华、雅丽啊,我也不为难你们了,把门一锁,妈跟你们走!”

    阿夏一听大妈的话,灰溜溜从屋里退了出去。

  • 阳光的味道
  • 发表于:2019/8/13 10:55:01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一代枭雄
一代枭雄: 谢谢啦
2019-10-09 22:54:43 回复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